brtr ewu8 f7dh px59 o6xk vrh7 mi6g mm0s p3tv iook
书库排行繁體
厉少,宠妻请节制

《厉少,宠妻请节制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929章 叫,陆长安

    口*袋*小*说 m.kdxs.com    白小时将秦苏苏送到门口,两人抱了下。

    秦苏苏安慰她,“会好的,大家都会好起来的,开心一些,别等到陆枭真的回来时,你却得了抑郁症什么的,岂不是得不偿失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小时松开了秦苏苏,看着宋煜搂着秦苏苏的腰,带着她上了车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段路,秦苏苏还闹了下小脾气,打了下宋煜。

    宋煜扭头,亲了她一下,秦苏苏立刻就乖了。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俩的背影,忍不住笑,然后朝他们挥了挥手,目送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煜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男人,是个孤儿,他的身世,甚至可以说得上是,很可怜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宋煜跟厉南朔还有身边那些优秀的男人比起来,还是有一段距离的。

    他和秦苏苏走到今天,实在不容易。

    但是好在,他的黑色过往,全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知道自己以前有多么不容易,才会对秦苏苏这么好,会加倍去爱自己想要珍惜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俩很相配。

    谁说平平淡淡的生活,就不会有多深的感情呢?

    她转身,打算回楼上去安慰安慰喻菀,一回头,正好看到厉南朔站在二楼窗口,看着手上的什么文件。

    阳光很好,天气很暖,他开着窗站在那儿,皱着眉头,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。

    察觉到白小时的注视,随即转身,低头,望向了楼下的白小时,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暖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正式给宋煜放假了,三个月,还说我是周扒皮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给我放放假?”白小时一边笑着,一边朝他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看你表现,看你肚子争不争气了。”厉南朔一本正经地回道。

    在白小时变脸之前,又朝她笑,“上来,有件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白小时屁颠屁颠听他的吩咐,上楼,打开他的房门,进去的时候,听到他又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人乖巧的坐在了他办公桌边上,拿了一本书,打算待会陪他工作一会儿。

    厉南朔在里间打完了电话,出来看到白小时已经在外面坐着了,朝她走了过来,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白小时的笑,渐渐僵在了脸上,试探性地问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厉南朔合上了自己的电脑,把重要文件收了起来,一边轻声回道,“你上去,帮喻菀收拾一下,给她换件颜色素淡的衣服,咱们十分钟后,去军区医院。”

    白小时站了起来,此刻,她其实心中已经有数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几秒,又轻声问厉南朔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厉南朔轻叹了口气,回道,“中午的时候,陆老心脏骤停,休克了,刚刚才抢救过来,医生说,恐怕,坚持不了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来的第一句话,是想看看你,看看喻菀。”

    其实白小时早就知道,会有这么一天的,早晚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医生没有在陆昌圣面前明着说过什么,陆昌圣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,他拖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陆枭失踪之后。

    白小时这一个月去医院看过几次,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只觉得他的脸都黑了,从内透出来的那种病气。

    人一旦自己对生命失去希望的时候,一切就都无法挽救了。

    白小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厉南朔看得出,她很难过,伸手抱住了她,在她耳边轻声哄道,“小时,咱们上次不是已经谈过了吗?老人家,不希望看到咱们这么沮丧的样子,让他开心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小时用力点了点头,勉强收住了情绪。

    她上楼,给喻菀换了条白色的针织衫,灰色的蓬蓬裙,收拾好了,拉着她的手告诉她,“爷爷想你了呢,也想小不点儿的宝宝了,咱们一起去看看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喻菀虽然有点儿心情不好,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陆昌圣还醒着,但是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管子。

    喻菀看到陆昌圣这样,吓得不敢上前,紧紧拉着白小时的衣摆,躲在白小时身后,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陆昌圣现在睁眼都很费劲,半掀着眼皮,看着喻菀,勉强做出了一个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小时。”他最先叫的是白小时。

    白小时牵着喻菀的一只手,点了点头,回道,“我在呢!”

    “喻菀怕我,那让她在外面,不用进来了……看到她好好的,我就放心了……”陆昌圣连说话,都不怎么往外面出气了。

    白小时一看这情形,心里就清楚了,医生不是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连喘气的劲都没了,恐怕陆昌圣的事,就在这几天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回道,“好,我让齐妈在外面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白小时看得出,陆昌圣有话要跟她说,于是让齐妈把喻菀带出了门外,自己则坐在了陆昌圣的床沿边,抓住了他冰凉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陆昌圣又朝一旁的厉南朔笑了笑,艰难地开口道,“我们家陆枭,这几年,没少给长官添麻烦,您还这么大度,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陆枭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,我跟他是朋友,来看陆老,是应当的。”厉南朔随即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陆昌圣摇了摇头,一行浑浊的眼泪,滑落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厉南朔自懂事之后,父亲去世之后,就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暗忖了下,又轻声回道,“我和陆枭之间的事情,您就不用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他,反而,他是小时大哥,我理应也跟着小时叫他一声大哥,为你们陆家做些什么,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的时候,陆昌圣忽然抓着白小时的手,更加用力了些。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道,“陆爷爷,您有什么要说的,就跟我说!”

    “爷爷没有旁的事,麦爷爷还没走,他会知道怎么处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麦爷爷肯定会处理好一切的。”白小时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一件。”陆昌圣朝白小时努力笑了下,“我怕自己忽然,一觉就醒不过来了,所以,提前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白小时现在也没法硬着头皮,说陆昌圣肯定会没事儿的,骗不了任何人。

    抿着唇,只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喻菀恢复之前,照顾好她,陆家的遗产,全都给她,不要让她受陆家远亲的欺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定,我一定会保护好她!”白小时满口答应了下来。“她的孩子,名字,我想好了,叫陆长安。”陆昌圣继续道,“希望他们母子,以后都平平安安。”口*袋*小*说 m.kdxs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